炒股资金配资-“镍战”,印尼将打败全球所有对手?
你的位置:炒股资金配资 > 炒股资金配资 > “镍战”,印尼将打败全球所有对手?
“镍战”,印尼将打败全球所有对手?
发布日期:2024-04-02 10:37    点击次数:84

  来源:海外钢铁

  “镍战”,印尼将打败全球所有对手?

  【环球时报驻印度尼西亚、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曹师韵 青木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柳直 丁玲】编者的话:“就像石油之于沙特一样,镍为印度尼西亚打造了一条通向繁荣之路。”有外媒这样评价印尼。凭借在镍矿方面资源禀赋的优势,印尼在过去几年吸引了全球企业进驻,不断提升其在镍产业链中的影响力。然而印尼镍的巨大优势也引发西方企业的“恐慌”,甚至认为其将消灭全球的行业对手。

  全球镍供应的超级玩家

  过去一年,由于全球镍供应严重过剩,镍价大幅下跌超过40%,全球约一半镍矿无利可图,多家矿业巨头减产甚至关闭矿场。英国《金融时报》近日报道称,镍价下跌的原因之一是来自印尼的镍供应过剩。

  镍是生产电动车电池的重要原材料,随着近年来新能源车产业的飞速发展,镍资源越来越受到重视。印尼是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国,储量超过全球储量的1/5。坐拥优势的矿产资源,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印尼主要出口镍矿原矿。为加强本土产业链建设、提升镍资源的经济效益,近年来印尼政府采取“下游化”的资源经济政策,包括限制性的出口政策和宽松的国内矿业冶炼投资政策。在这样的背景下,外资逐渐扩大在印尼镍产业链的相关投资。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法国镍业巨头埃赫曼、韩国LG新能源等纷纷进入印尼镍产业。中企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印尼官方统计显示,2012年至2022年,中企累计为当地镍产业建设投资了142亿美元,远超其他国家。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的报道认为,自“下游化”的资源经济政策实施以来,外国投资者已在印尼镍冶炼厂投资约140亿美元。钢铁和电池等与镍矿开采相关的出口额增长了30倍。

  在多项政策的激励下,印尼镍供应量不断增加。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全球镍储量增量为1700万吨,其中1650万吨来自印尼。印尼镍出口额从2017年的33亿美元提升至2022年的338亿美元。预计2021年至2025年全球镍中间品新增产能中将有超过80%来自印尼。

  随着印尼逐渐在全球镍行业占据核心地位,其镍生产及贸易政策变化成为影响全球镍市场运行的主要因素。复盘近年来的镍价波动可以发现,印尼政策深刻影响国际镍价走势。

  2014年印尼禁止镍矿石出口时,全球镍价急剧上行,涨幅高达65%;2019年印尼再次宣布镍矿出口禁令,使得镍价在短时间内迅速同比上涨72%。在刚刚过去的2023年,印尼的镍矿石产量达到近2亿吨,预计2024年由于外来投资及政策刺激,镍矿产量将再次增加,这可能导致全球镍价触及新的低点。

  在2月刚刚结束的印尼总统大选中,镍产业政策备受关注。赢得选举的普拉博沃的镍产业主张与现任总统佐科一致,因此不少外界声音认为,印尼镍产业或将延续现有发展政策与走向。嘉能可、必和必拓、标准普尔等均预测称,2024年印尼镍产量将继续增加,全球镍市场将保持过剩状态。

  西方多家企业不堪重压

  本轮镍价暴跌给全球镍企带来不小的冲击,西方企业尤其感受到市场压力。全球知名资源企业英美资源集团近日将其镍业务减记了5亿美元;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商嘉能可已关闭其在南太平洋新喀里多尼亚岛的镍业务;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将其镍业务的税前价值减记了54亿美元,并且正考虑关闭其在澳大利亚的旗舰镍矿业务;澳大利亚多家镍矿冶炼厂宣布关闭,澳政府近日正式将镍纳入扶持行列,并向镍生产行业提供了一笔纾困资金。

  英国《金融时报》在2月底的一篇报道中表示,法国镍业巨头埃赫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特尔·博里斯表示,印尼的低成本镍供应商将在未来几年内“消灭全球其他竞争对手”。她说,5年后,印尼镍产量可能占全球最高等级纯镍产量的3/4以上,这将给其他地方的竞争对手带来重大后果。

  国际能源署近日表示,到2030年全球镍需求量将超过500万吨,高于目前的330万吨。这种情况下,只有有足够耐力承受当前低迷的公司才能受益。

  作为支撑能源转型的关键原材料,镍产业正越发引起全球的重视。美国“市场观察”网站2月29日的报道分析称,镍不是普通的矿物,它在制造高容量电池、不锈钢和各种先进合金中不可或缺。镍还在现代电子产业和高性能技术产品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低级镍是不锈钢的原材料,而高级镍用于汽车电池等产品。不少西方国家在发展新能源产业时强调“清洁原材料”,印尼的镍被“另眼相待”。

  由于镍生产过程中会消耗大量电力,在部分气候活动人士看来,印尼火电使用的增加“是一个大问题”。根据美国组织气候权利国际的一份报告,印尼北马鲁古省的IWIP镍工业园区在去年因镍矿而实现了20%的经济增长,已经有5个燃煤发电厂正在建设中,还有7个正在计划。

  该组织还称,这些电厂每年燃烧的煤炭比西班牙、巴西等国燃煤发电厂消耗的煤炭还要多。作为生产推动降低碳排放的电动车的原材料,镍的生产却留下“大量二氧化碳足迹”。气候活动人士还抱怨说,印尼的镍工业对这个热带岛国的“严重森林砍伐”以及空气和水污染负有责任。

  事实上,印尼发展镍矿产业链的过程中一直受到来自西方国家的批评:例如员工工作条件艰苦、砍伐雨林为矿山让路、冶炼厂运行的大部分廉价能源来自燃煤发电厂等。因此,包括必和必拓在内的一些生产商表示,客户应该准备好为“绿色”镍支付更高的价格。但从来自市场的反馈看,到目前为止,这种意愿似乎并不存在。

  “镍行业的欧佩克”

  印度尼西亚投资部长巴赫利尔·拉哈达利亚此前表示,该国正在研究建立类似欧佩克的镍和其他用于电池的关键金属卡特尔的可能性。

  俄罗斯工业和能源领域独立专家列奥尼德·哈扎诺夫称,俄罗斯约占世界优质镍产量的17%,在“镍行业的欧佩克”中应该扮演重要角色。他认为,以矿业和金属巨头诺尔斯克镍业(诺镍)公司为代表,俄罗斯企业在高端镍市场占有不少于17%的份额,公司的销售政策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全球市场的整体形势。他表示:“当然,俄罗斯不应该在‘镍佩克’中扮演二三流角色,而应该扮演主要角色。”

  俄罗斯emigrating网近日报道称,根据2022年左右的数据,世界前十大镍生产地区为:第一是印度尼西亚,该国以80万吨的年产量位居首位。第二是菲律宾,该国矿产产量每年增长约1%,30个矿井平均每年生产42万吨。第三是俄罗斯,该国大部分镍矿位于北部,年产量约为27万吨。第四是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年产量为22万吨。第五是澳大利亚,第六是加拿大,之后分别是巴西、中国、危地马拉和古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近日分析称,全球对于镍需求比较大的经济体主要是中国、欧盟和美国。三者共同点是制造业比较强,尤其是新能源产业发展比较快,因此未来对于镍的大量需求将持续。林伯强认为,由于回收技术所限,当前镍原料供应更多依赖矿产开发,所以印尼等矿产供应国在产业链中会占有较大优势。

  俄罗斯“财经”网2月的一篇报道称,在2024年,镍的消费量预计将进一步增长,主要需求来自不锈钢和电池生产商,分别会增长5%和18%。

  由于俄乌冲突,俄罗斯的镍产业受到来自西方政治因素的冲击。俄罗斯塔斯社近日援引诺镍公司的预测称,继2023年镍产量下降5%之后,2024年镍产量将会再次下降,因为地缘政治风险影响运营。该公司2023年的镍产量降至约20.9万吨。诺镍公司预计,2024年的镍产量将比2023年下降7%-12%。报道援引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弗拉基米尔·波塔宁的话称,尽管西方制裁尚未直接针对诺镍公司,但对俄罗斯实施的一系列制裁限制了诺镍公司的发展。诺镍公司预计,2024年,地缘政治风险将继续对公司的运营活动产生负面影响。

新浪合作大平台期货开户 安全快捷有保障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戴明 SF006



相关资讯